<noframes id="h1hh7"><track id="h1hh7"><ruby id="h1hh7"></ruby></track><track id="h1hh7"></track>

    <address id="h1hh7"></address>
    <track id="h1hh7"></track>

    <p id="h1hh7"><pre id="h1hh7"><ruby id="h1hh7"></ruby></pre></p>

          關注
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工程機械與維修 今日工程機械
          首頁 - 資訊 - 正文

          中國制造業第二次出海,正當其時

          匠客工程機械 評論(0)

          來源:匠客工程機械

          中國制造正在見證新的出海史。

          改革開放后,中國僅用四十年的時間,從產業分類上,就走完了外國數百年的工業發展之路。這里的外國,甚至都不是指一國,而是指除了中國之外的所有國家。當下中國擁有全球最完整的工業體系,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工業分類接近800個,中國能制造所有分類下的產品。這是世界工廠的底蘊。

          2000年,中國企業出口貿易總價值僅為2513億美元,而到2008年,中國出口貿易猛漲五倍,達到了1.20萬億美元,超過了出口大國德國,位列全球第一。10年之后,2018年中國出口總量再翻一倍,達到2.48萬億美元。

          不過,盡管中國出口規模巨大,但中國的制造業出口,整體上來說,附加值不高,出口產品的“國內增加值”占出口總額的比重卻明顯偏低。

          “世界工廠”,轉型為何難

          所謂“國內出口增加值”,指價值鏈中,本國的生產要素創造的價值,該指標剔除了出口產品中屬于外國的價值,能進一步精確地衡量一國在外貿中的利益。研究者發現,中國企業出口增加值占出口比重約為30%。這意味著在中國大量的出口中只有約30%的價值由本國獲得,剩余70%的價值均屬于國外。東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在2011年分析了iPhone的生產成本,從價值增值的角度,中國廠商僅占了iPhone總價值的3.6%。

          在當下復雜的國際局勢和疫情的影響下,中國外貿企業受到了一些影響。這些影響未必都是壞的,中國外貿訂單不跌反增,不過,擺在中國外貿企業面前的迫切問題是“訂單多、利潤低”。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很多,原材料漲、海運費漲、雙控限產,但歸根到底,還是產品附加值低,對各種因素的敏感度高,抗風險能力低。

          那么,如何提升附加值?

          眾所周知的答案是創新。創新的確是個問題。盡管中國研發經費不斷提升,但投入強度與美國、日本、韓國等重要制造業大國相比,仍有距離。而且,從結構上看,中國的研發投入主要是在應用制造環節,而不是基礎研究環節,而基礎研究才是一國產品獲得高附加值的后勁。2015年中國基礎研究占比僅為5.1%,遠低于美國、日本等國家。

          不過,僅僅一個創新,還不是答案的全部。市場非常復雜,并不是埋頭研發就能獲得高附加值。

          溫州號稱“世界鞋都”,目前,溫州有4000多家鞋企,其中九成有做出口貼牌業務。一雙溫州的皮鞋,平均出口價10美金,可當它貼上國外品牌的標簽后,身價就變為幾十美元,如果是奢侈品牌,甚至變成幾百美金。中國企業賺取的辛苦費,遠遠不及外國企業獲取的品牌費。

          那么,為什么這些勞動密集型企業還在“世界工廠”的形態下苦熬?貼牌代工利潤5%,自主品牌利潤超過15%甚至更高,這個算式外行人都看得明白。但只有內行人才知道打造屬于自己的品牌,其中的飛躍與艱難。

          中國制造業的新機遇

          首先,商業上講究渠道為王,如果僅僅是貼牌,渠道完全被國外品牌把持,不能直接面向終端消費者,是很難提升利潤的。幸運的是,隨著中國跨境電商業務的興起,壓縮了交易層級,給了中國企業直面消費者的機會。這是技術發展帶來的時代機遇。

          更大的挑戰來自于產品形象。

          不管是國際貿易,還是日常消費行為,并不是所有的產品都是高技術產品,也不是所有的高利潤產品都是高技術產品。意大利皮革,又有什么技術含量呢?美國的蘋果電腦、顯卡有技術含量,可Calvin Klein、COACH、耐克又有什么技術含量呢?

          一國的產品能夠在流行、文化中得到認同,獲得高附加值,歸根到底,是因為一國能輸出強勢技術產品。所謂強勢產品,是指那些凝結著最尖端技術、體現人類最高工業成就的產品,如英特爾CPU、蘋果手機、F35戰斗機、特斯拉、航天飛機。當一個國家能輸出這類強勢產品的時候,這類產品在消費者心靈中,形成一個相互聯系的矩陣,品牌形象相互影響,正向反饋,共同構成一個國家的產品在消費者心智中的位置。然后,就有了NBA,職業棒球、好萊塢,再然后,就有了耐克、Calvin Klein、COACH。至于意大利的皮具,則是羅馬帝國在遙遠歷史中的回響。

          隨著多年的經濟與技術的發展,中國如今也逐漸有了自己的強勢產品,高鐵、殲20戰斗機、空間站、中國品牌的電腦、手機,這都是中國的強勢產品。在這些產品的支撐下,中國貨不再是一個低檔的名詞——“空間站都能造出來,難道還不能造一雙好鞋?”

          從這個角度,中國的產品獲得形象、文化意義上的認同,是歷史大趨勢。這是時代為中國制造業提供的第二個機遇。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但也是一個注定的過程。某種程度上,這是中國制造業的第二次出海。

          品牌出海時機已成熟

          不過,一個行業的發展,一個國家的發展,要看歷史進程,也要看具體的個體努力。強勢技術的形象已經初步建立起來,但實現更高附加值,品牌出海,仍需不斷努力。在社會化大分工時代,一件產品,是無數行業、廠家合作的結果。同樣的,品牌出海,也不是僅僅依靠一個企業、一個行業,而是市場中無數企業在市場這只手的指揮下,精妙合作的結果。

          產品出海,需要國內外倉儲、跨境物流等實體基礎設施,這些設施好建,更難的則是,品牌出海所需要的一些無形的基礎設施:語言、法律、文化、知識產權、環保、產品標準、貿易仲裁等等。

          以前僅僅做貼牌代工,中國企業只要按照客戶的要求做好產品,其余的設計、品牌、宣傳,都是客戶的事。如今,如果直面各國消費者,就需要自己在陌生國家進入這些陌生環節。而且,一旦進入這些環節,原來的客戶就變成了競爭對手,激烈的競爭就不可避免。由于一些企業欠缺在國際市場保護自身知識產權等應得權益的經驗,缺乏對當地文化、法律法規、產品標準的了解,就會遭遇各種非產品本身的競爭,最終導致中國企業吃啞巴虧。

          不管是直面消費者,還是品牌、宣傳、營銷,說到底,這些環節可以統稱為交易成本。交易成本(TransactionCosts)又稱交易費用,最早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經濟學家羅納德·科斯提出。簡單地說,就是價格之外的,搜尋和信息成本、監督和執行成本、討價還價和決策成本、運營成本等等。換個角度,這是讓外國消費者覺得“中國品牌值這個價”,所需要做的除了制造以外的所有事。

          降低交易成本,正是互聯網平臺企業的長項?;ヂ摼W平臺本身有海外上市的信用背書,有國際化的專業團隊,有豐富的電商經驗,有新技術賦能,能為中國制造業出海提供一系列無形基礎設施,能有效消除物流阻隔、消除文化、法律等風險,直連海外需求側和國內供給側,助力中國制造企業直達海外消費者。比如,豐富的電商經驗可以幫助中國企業在國外彎道超車,以少SKU、高訂單、短爆發的模式,幫助生產廠商產生“現象級”爆款,迅速獲得市場,樹立品牌形象。

          幫助中國制造業去變現國家發展帶來的時代機遇,獲得應有的價值和尊重,也是互聯網平臺自身獲得發展的機遇。拼多多日前就宣布了一個“2022多多出海扶持計劃”,投入百億資源包,為制造業商家出海提供一體化服務方案,首期打造100個出海品牌,扶持10000家制造企業直連海外市場。市場就是這樣,無數中國企業為了自身發展,最終促成中國品牌的二次出海。當然,換個角度,這也可以視為互聯網平臺的責任,正如拼多多CEO陳磊所言,要“決心做中國制造業的出海服務者”。

          16年前,也就是2006年的時候,中國皮革業協會曾向全行業呼吁,爭取用5年時間,到2010年或更長一點時間,爭創3-5個國際品牌,時至今日,這一美好愿望仍然沒有實現。某種程度上看,16年前的這個期待,雖然熱切,但時機并不成熟,如今,中國制造、以及更重要的,中國全球商業網絡,中國形象已經逐步發展起來了。中國企業家幾十年的國際品牌夢,已經在逐漸成為現實。中國制造正在見證新的出海史,無需焦慮,不必拔苗助長,只需耐心積累,必有豐碩回報。

          展開閱讀全文

          敬請關注 《工程機械與維修》&《今日工程機械》 官方微信

          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《工程機械與維修》與《今日工程機械》官方微信

          發布
          評論(0)